sunsara

不太喜欢介绍自己

Sasori-蠍子:

[壁]ω´・)锤锤这脸配这句话好帅  :
I'm not in danger
I'm the Danger.


https://twitter.com/shahlishaw/status/841919252781236224

#PersonOfInterest / Reverie
Root and Shaw
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她们又在一起…
by @LenaMarch (twitter)

认真萌肖根的瘦瘦:

台风天不宜出门,会被吹走~

印了两张,一张横版一张竖版,稍微有一点区别,其实我觉得我也是nozuonodie。好好的没事抓着那一小块阴影做啥子哦。

没有授权,因为我都不知道作者是谁……搜图的时候看到的,如侵则删。

在迷妹742952158提醒下已经找到作者并且要到授权!!
作者微博id是FuckYeahJamesMarsden。
感谢迷妹,以及作者!

药不够,糖分也不够,再这么下去,我要拿刀子开捅了= ̄ω ̄=

(界外说罩我,抖抖活活地占了个tag)

Once More(五)(完结)

玄墨随风:

时间线:假如509到513只是shaw的一次模拟,现在她回到了509

CHAPTER 5

Harold的号码跳出来了,Root和Reese第一时间去学校安全带回了Harold,你负责扫尾,确定了没有人跟踪,你回到了安全屋,尽管这个安全屋让你大脑里的某根弦绷的很紧,但是现在距离你彻底救回Root只剩下几个小时,你一时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期待着这一刻。

也许你回到安全屋的时候你的表情实在是不好看,而且你认为Harold的号码暴露是因为你回来了,TM给你的模拟没有这么详细,它只是模拟出来了Harold的号码会出来,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你却清晰的认为就是你让Harold置于危险之中。

你说这是你的原因,你觉察到屋子里的人没有一个人在责怪你,你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路过Root的时候她双手搭在了你的双臂上做了半个拥抱的动作,她对你说You'll feel better once we shoot some people(等会儿能突突人了 你就会开心点了),你才感觉好一点。

Harold号码的暴露让你们日常的生活直接奔向了冲锋陷阵的战斗,你们很快做好了分工,Root和你留了下来,你们一起解决了一批Samaritan的特工,快要解决完的时候Root接到了Harold的联络,当时你正在料理最后的敌人,你从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一些现金,你稍微数了一下然后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你觉得今天过后你应该带Root去吃一顿比较正式的晚饭,也许你们可以去你的父母第一次约会的那家餐厅,你一直很喜欢那家餐厅的食物。

改变命运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尽管Root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她一定不会不愿意。

——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吗,以前你和Reese可以为所欲为,即使是一箱现金都可以弃之不理,因为你们有Harold——和他的无限资金,但是你们转移到地铁站之后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你甚至要打两份工才能喝得起廉价的酒,而你现在从Samaritan那里回来,这是带薪休假但是Harold暂时付不起你的工资——所以这是必要的。

Root告诉你了一个好消息,Harold的号码暴露不是因为你,虽然这不是令人值得为之喜悦的事情但是你大脑里绷紧的一根弦还是稍微松了松,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消息让你感受到真实了。

这是真实的。
这是真实的。

然后Root就让你知道还有。

你们坐在沙发上,Root对你说This might be the first time I feel like I belong(这是我第一次有了归属感)。

你注视着Root,你注视着Root,你能看见她脸上微小的表情,你能看见她眼眸中流转的光,你甚至能感受到她不算炽热但是平稳的呼吸,你能感受她的——感受,她握住了你的手,你下意识的反握了回去——

该死的,屋子外面嘈杂的声音打破了你们的对视,晚上那么几秒钟你就要吻上去了,Root比你更快的抽回了手,你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勾了起来,但是你没有去管它。

没有什么比枪林弹雨更适合你们了。

在你们出发之前你给Root穿上了防弹衣,亲手,她好像回到了你给她检查伤口的那一晚一样,对你笑的开怀,“这可真是贴心,Sameen”。

你最后又检查了一下,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你们终于来到了你一直在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回忆的地方,车,枪战,救回Harold,Root,无数个关键信息在你的脑海里盘旋,你高度集中着注意力,而Root又选择在这种最不恰当的时机和你调情。

你们身处于枪林弹雨之中,Samaritan的攻势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而Root现在还在你耳边喋喋不休的和你讨论着她关于薛定谔的想法,但是不得不说,这让你感觉好点了,没有一开始那么紧绷,Root总是能让你感觉的好。

你们终于攻退了一波敌人,Root飞快的去把Samaritan从敌人的车子里接出来然后让他上了你们的车,但是Samaritan明显不想这么轻易的让你们救走Harold,很快来了一车又一车的敌人和更大的枪,很明显现在你们只能一个人送Harold去安全的地方,另一个人留在这里吸引炮火。

这根本不用选择,当然是你去送Harold。

不对。
不对。
不对。

你突然觉得头疼,这不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是更深处的一种撕裂的痛,你说不清为什么,仿佛所有的细胞都在抗拒让你把Root留在这里,仿佛所有的细胞又都在抗拒让Root去送Harold离开这里。

不对不对不对。

“Get in the car. I'll draw the fire!(上车,我吸引火力
)”,这是你说的吗?这是你说的吗?

不对不对不对!

“I’m not leaving you again!(我不会再次丢下你)”,你听见Root对你喊道,她说她不会再次丢下你。

不对不对不对都不对!

你不知道自己在否定着什么,你深呼吸深呼吸,现在你唯一能确定的是坚决不能让Root去送Harold,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你快速把Root拽回掩体,在轰鸣的炮火中冲着Root喊道,“我去送Harold离开,你把他们都打倒,我们晚上在你之前的那个安全屋集合,你能做到吧?”

“当然,Sameen”,Root对你微笑。

你点点头,在Root的掩护下开车带着Harold离开。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这是真实的。
这是真实的。

你努力的忽略着自己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疼痛感专心的开车,你快速的干掉了后面的追兵,然后依照记忆避开了Root中枪的那条路,一旁的Harold好像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你没有给出反应,直到Harold焦急的握住你的手腕让你停车。

该死的你开进了一个包围圈,周围都是警察,无数支枪对准了你们,你也许可以想办法逃走,但是你要考虑乱战中Harold中枪的可能,你只能在这里和Harold一起被抓,但是还好,从警局出来有的时候比在Samaritan手下安全脱身要容易的多。

你和Harold被分开了,这有点糟糕,但是你们总有办法所以你没有很担心,你被迫在警局走着那些无聊的流程,让你觉得稍微有点意思的是有两位联邦探员来说要带走你。

当地警局当然不愿意,你不知道的是,现在Harold那边也是这样的情况,你无聊的看着他们争论,计算着现在逃走又不受伤的几率有多大——在你旁边的公共电话响了。

你不知道现在Harold旁边的公共电话也响了。

现在没有人注意着你,你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Can you hear me?”
你能听到我吗?

你的嘴角下意识的上扬,是Root的声音,你从未如此的感谢Machine,因为那次模拟,它帮你救回了Root。

“Root,我这边出了一点状况,你——”

“No,sweetie.”
“I chose a voice.”

你失去了意识。
你不知道吞噬你的是光芒还是黑暗。

————————————————————————————

Shaw睁开了眼睛,伸手拽下头上戴着的高科技眼镜,瞪着雪白的天花板,也许几分钟也许几个小时,她粗暴的拔下身上的医疗线缆,伸手从枕头旁边拿起无线耳机塞进了耳朵里,看向墙角的摄像头。

“这是第几次了?”

“sweetie,你之前告诉过我,让我不要告诉你模拟的次数,这会影响你的潜意识从而影响模拟的真实度,你确定要知道吗?”

“现在我的潜意识已经在影响模拟了吧,刚刚那次模拟我在抗拒做出选择,是因为我知道两种选择的结局是一样的。”

“这我没有办法调试,sweetie.”

Root的声音。
Shaw回忆刚刚的那次模拟。

“No,sweetie.”
“I chose a voice.”

她为什么不让TM换一个声音?

Shaw不喜欢TM,但是她感谢TM给她提供一次又一次的模拟。

“No,sweetie.”
“I chose a voice.”

该死的。

We're surviving.
No,I am surviving.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 Sameen.
Damn it.

I thought that might make you feel better.
Damn it.

You'll feel better once we shoot some people.
Now I'm the only one left to shoot someone.

you got a great shape.
Yeah.Only a shape.

I'm not leaving you again!
liar.

“所以即使我预知了未来也不可能改变结局是吗?”,Shaw平静的看着墙角的机器,一闪一闪的红点,让她有一种在对视的感觉。

她讨厌这种感觉,她想看见的是棕色的眸子。

“sweetie,预知未来只是一种模拟,这是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所以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结局的。在模拟中你让我把真实发生的事情当作一次模拟植入你的记忆,这只能是一种假设。”

“……我问的就是假设,你不是很擅长计算吗?在假设中我也不能改变这种结局吗?”

“sweetie,我按照你的要求将这种模拟记忆在各个时间点植入你的记忆再帮助你进行模拟,并在下一次模拟中消除你之前所有模拟的记忆,至今为止的模拟已经给出你我的答案了。”

Shaw沉默了一会儿,取出耳朵里的耳机放在枕头旁边,将医疗贴片再次贴在自己的身体上,戴上眼镜躺了下去。

“Once More.”

(完)
完结啦!大家节日快乐!
有缘再见。

#PersonOfInterest #Shaw & Bear
Art by @quenenie (twitter)

#PersonOfInterest #Shaw
Source: @MarinaVermilion (twitter)